万丰奥特控股集团是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的优秀代表

中资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在北美五大湖区蓬勃发展–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多伦多3月31日电(高轶军 谷剑云) 近日,中国万丰奥特控股集团接连收购了加拿大Meridian公司、一家民航飞行学院和美国帕斯林公司。其中,前两家分别为全球最大的轻量化金属部件生产商和著名的焊接机器人应用系统供应商。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薛冰称赞该公司是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的优秀代表。 薛冰在参观刚被收购的Meridian公司后指出,万丰奥特控股集团是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的优秀代表,体现了我国企业管理制度的优越性。 全国人大代表、万丰奥特控股集团创始人陈爱莲女士接受加拿大媒体《红枫林》专访时表示,集团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全面转型与产业升级,收购的多家海外企业均已创造出收购前数倍至数十倍不等的盈利。不仅实现了企业创新最大化与价值最大化,也为北美五大湖区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作为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

海协会会长:两岸创客还有更大合作空间-搜狐新闻 陈德铭 全国政协委员、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去年11月,“习马会”实现了自1949年以来两岸领导人的首次会面。今年又值台湾的政党轮替年,执政力量将发生变化。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推进两岸经济融合发展。促进两岸文教、科技等领域交流,加强两岸基层和青年交流。   两岸关系始终是热词。   作为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到今年4月,陈德铭任职便已整整三年。   谈及工作,陈德铭表示,与过去在公权力部门工作不同,海协会是一个授权的群众组织,新的职务对他而言是“全新的学习机会”。   谈两岸关系   “交往在九二共识下进行”   新京报:近期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上海团审议的时候,再次阐明了两岸关系。你觉得讲话释放出哪些信号?   陈德铭:习近平总书记5日所发表的涉台讲话,清晰阐明了大陆方面的底线,进一步强调了一贯的、明确的立场,在此关键时期,很有必要。讲话表达了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关切和希望,并深信从长远观点出发,两岸关系还会继续发展,两岸人民定能够很好地深化合作。   新京报:习马会之后,两岸关系有何变化?   陈德铭:习马会是很了不起的。经过60多年,两岸领导人终于走到一起。习主席把我们的基本对台原则底线、我们对未来的憧憬和愿望都说得很透彻了。这对我们的工作是极大的支持。今年虽然是台湾的政党轮替年,执政力量变化,我们对台的基本方针政策是不会变的。   新京报:今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将发生变更,大陆方面的政策会不会变化?   陈德铭: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讲话的重点在于,不管岛内各方政治力量过去主张过什么,关键是两岸关系的现在和未来要在“九二共识”之下和平发展。大陆方面的态度是明确的、一贯的和鲜明的,不因岛内选举或更换执政党而改变。岛内各方政治力量都清楚。如何同我们呼应,这是他们应该慎重考虑的事情。   至于未来台湾政党轮替,当然要看对方的态度如何。希望能够在一中的共识下继续服务于两岸的同胞。   谈创新创业   “我从小就是创客”   新京报:对台湾的风土人情有什么感受?   陈德铭:台湾和我们是同宗同族同文化,我感到很亲切。语言、文化都没有隔阂。我去年重点看了台湾的养生养老事业和创客事业。我觉得我们相互之间的合作和互补很有基础和余地。   新京报:能举个例子吗?   陈德铭:比如,台湾比我们早十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在发展养老事业方面,台湾做得比我们要早。台湾最近也准备在这方面和北京合作,比如郭台铭的富士康集团最近和北京一个集团就签署了老年照护事业合作协议。   新京报:台湾创客方面呢?   陈德铭:台湾的青年创客有自己的特色,比如开放性,他们对于社区是开放的,任何社区的人都可以在特定时间去参与自己爱好的项目。   台湾的青年创客和美国的一些互联网公司合作,在网上是互通互联的。同时,也和大陆的深圳、上海保持着沟通。我最近看了北京的一些活动中心,我想这方面也是可以有很多合作的。   新京报:你如何理解创客精神?   陈德铭:我从小就是创客。但那个时候不叫创客,叫搞电子、无线电、航模。现在的创客,青年人是主力,他们最有思想,最不受拘束。他们是创客本质精神的代表,把数字化和市场结合起来。   但是根据国际的传统做法,中年人和老年人中的创客也很重要。中年人在有一定资金和长期工作积累以后,创业成功率比较高。老年人会有资金积累,也会从自己的爱好出发。所以老中青结合的,以青年为主的创业结构更适合我们的国情。不单单是创造产品占领市场,更重要的是用这个方法普及科普知识,让孩子在更小的时候就有自己的动手能力。   新京报:两岸青年创客交流的情况怎样?   陈德铭:大陆和台湾青年交往总体上开展得不错,希望范围更大一些,交流更深一些。先是交流,再是互访,然后一起工作,共同创业。自从在深圳建立首个两岸青年创业园区以来,类似的园区已在各地建立了30多个。台湾青年来到大陆共同创业,有的是在读的,有的已经毕业;有的是成群结队的,有的只身来闯。现在谈成果还早,但起码大家已经坐在一起进行研究了。   谈经济交流   “台湾也有补短的问题”   新京报:你在海协会三年,有什么工作体会?   陈德铭:海协会是一个授权的群众组织。这和我过去在公权力部门是不同的。海协会更多需要依靠大家来做事,需要依靠服务来提高自己的作用。另外,它还授权有洽谈和交流的功能。这个新职务对我而言是全新的学习机会,我也要依靠很多老同志和长期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同事。   新京报:平时你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陈德铭:我会侧重经济方面的工作,比如两岸的经济交流,特别是产业之间互动和结构调整背景下的互补方面。这和我之前的工作比较相关。   新京报:和台湾在经济上有哪些合作?   陈德铭:大陆在发展经济时,考虑了和台湾的交流合作。“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涉及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两岸之间如果技术可行、市场经过论证有效益、政治上没有障碍,是完全可以开展合作的。事实上台湾也有一个补短的问题,有些方面还很迫切。   新京报:上个月,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再次敦促“两岸服贸协议”尽早生效实施,称倘不如此,“恐怕连晚集都赶不上了”。目前进展如何?   陈德铭:两岸服务贸易协定已经谈判完成了,但是台湾那边提交到“立法院”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阻力。现在我们就静等他们的反应,如果他们不能通过,那么这个协议就搁置。如果能通过,就能生效,给两岸带来福祉。   新京报:今年还会去台湾吗?   陈德铭:那要看形势了。   新京报:具体说呢?   陈德铭:要看两岸新的政治基础能否达成一致。习主席说了这个形势,现在的台湾地区和我们之间的“两会”(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交往还是正常的。至今还是一如既往,没有受到什么大的影响。接下来会怎样,我们还要看看。我希望能够有机会去台湾。 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新闻内存   “九二共识”   1992年10月28日至30日,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在香港商谈中,就海峡两岸事务性(公证书使用)商谈中如何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进行讨论。   台方虽然同意两岸公证书使用是中国内部的事务,双方均应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并表达了谋求国家统一的愿望,但在文字表述方案上,两会很难达成一致。   在会谈即将结束时,海基会代表拿出了他们的最后表述内容:“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惟鉴于两岸民间交流日益频繁,为保障两岸人民权益,对于文书查证,应加以妥善解决。”还建议“用各自口头声明的方式表述一个中国原则”。   香港商谈结束后不久,1992年11月16日,海协会正式致函台湾海基会表示“充分尊重并接受贵会的建议”。“现将我会拟作口头表述的要点函告贵会: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努力谋求国家的统一。但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本此精神,对两岸公证书使用(或其他商谈事务)加以妥善解决。”海协会的函后并附上了海基会最后提供的表述方案。   12月3日,海基会回函海协会,对达成共识未表示异议。至此,关于一个中国原则表述问题的讨论,以形成双方相互接受的两段具体表述内容为结果而告一段落。 据新华网

  与此同时

农村征地拆迁职务犯罪:多基层干部相互勾结作案-中新网   随着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深入推进,海南省省会海口市新型城镇化及新农村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征地拆迁成为地方政府一项纷繁复杂的重要工作,征地拆迁领域的职务犯罪问题也日益凸显。   “近两年来,海口市、区两级检察院查办征地补偿领域职务犯罪案件23件25人,农村征地补偿成职务犯罪高发区。”2015年3月18日,海口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思阳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涉案人员多为农村基层干部,他们相互勾结、联手作案的现象突出,几乎每起案件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利益链条。   “微腐败”酿成“大祸害”   2011年7月至2012年3月期间,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村村委会主任王继鉴,在协助政府管理征地补偿款工作时,将政府征收该村土地补偿款近8000万元存入信用社,6次非法收受信用社工作人员贿赂共29万余元。   此后,王继鉴又借土地开发之机,以做村里公益事业和搞工程的名义,先后4次向一家地产公司借款400万元。而后,王继鉴将其中的320万元交给荣山村在外地做生意的陈老板(另案处理)。   为方便取款,王继鉴将180万元转入个人账户。2011年11月,王继鉴将该账户中一笔150万元定期存款作质押贷款99万元给自己和他人使用。随后,王继鉴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犯挪用资金罪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3年,并没收个人财产7万元。   2009年下半年,海南天地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骏东为获取利益,找到时任海口市演丰镇镇长陈江,请其在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过程中提供帮助,承诺给予其“好处费”,并提出让陈江的小舅子吴有明冒充海口演丰热带作物场的土地租户,再以土地租户的身份取得广物公司支付的补偿款作为“好处费”转给陈江,陈江表示同意。2012年12月,吴骏东以吴有明的名义开设银行账户用于转出土地补偿款,先后两次转入吴有明账户194万元、908万元。陈江安排吴有明将两次收受的款项共计1102万元转账或取现归还其个人欠款及用于个人挥霍。2014年12月,陈江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这是一些发生在基层的典型的‘微腐败’案例。”李思阳说,但“微腐败”也会酿成“大祸害”,因为这是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直接侵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影响十分恶劣。   监督缺位难抵诱惑系主因   农村基层“微腐败”不断,“小官大贪”屡屡出现,究竟有何缘由?   “从近年来查办的案件看,海口市征地补偿领域之所以成为职务犯罪多发区,工作机制不规范是首要原因。”海口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徐贺认为,乡镇在采集和确认基础信息工作中组织形式不严明,存在责任不明确问题,在征地分类、勘查丈量、补偿款发放等关键环节缺乏规范的操作流程,给职务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机。   徐贺说,在征地拆迁补偿过程中,上级主管部门为了征地拆迁补偿工作的顺利进行,赋予了组织征地拆迁部门或个人较多的职权,且存有一定的自由裁量空间,各乡镇在组织实施征地拆迁工作中权责不明确,在多个基础工作环节中重复使用同一工作人员,造成一些人员权力过于集中,导致失控。对资料收集、复核、统计、征地拆迁面积补偿的认定、个案的处理具有确认权,成为部分被征地户为获取非法利益的寻租对象。   与此同时,征地补偿工作大多只向群众公开相关政策,而具体的征地拆迁面积、应拆除面积、附属物、补偿标准、补偿金额等都不公开,或者公示不深入、不彻底。这种不透明公示,为不法分子搞“暗箱操作”权钱交易提供很大空间。   “从查处案件情况看,由于参与征地拆迁补偿工作人员组成的复杂性,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徐贺称,他们普遍缺乏法治观念,对违纪与违法犯罪的界限模糊,抱有侥幸心理,在金钱的诱惑下铤而走险。更有甚者,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走向了职务犯罪的深渊。   根治基层腐败须多管齐下   作为检察机关,如何充分发挥职能遏制城镇化进程中的职务犯罪?   对此,李思阳表示,检察机关正进一步加大对发生在基层的腐败犯罪特别是“小官大贪”的打击力度,严肃查办发生在征地拆迁补偿等民生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   同时,在查处征地拆迁补偿领域职务犯罪案件过程中,检察机关认真贯彻“预防为主、惩防结合”的方针,积极探索适合本地征地拆迁工作实际的职务犯罪预防工作方法,同时开展个案预防、案后预防工作,加强重点岗位预防。此外,征地拆迁部门应建立职务犯罪预防工作联系制度,针对查办案件中发现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加强防范措施,完善有关制度。   办案检察官认为,征地拆迁主管机构要负责对工作人员进行专业培训,确保征地拆迁补偿工作严谨性,同时明确每一个岗位每一位工作人员的职能职责,并建立相应的追责制度。另外,还要完善征地拆迁档案资料的收集、固定、备查制度。做好原始资料的收集固定工作,对于征地、补偿内容等应采取录像、拍照等方式予以固定,对相关档案实行一户一档制,并指定专门部门进行管理。   “我们还要完善征地拆迁补偿的公示制度,不仅要提高征地拆迁工作的透明度,做到公开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政策,还要严格履行公示公告程序,杜绝暗箱操作。”李思阳说,另外,要做到监督途径透明化,以便群众监督,杜绝弄虚作假现象发生。尤为重要的是,还要建立征地拆迁工作人员岗前接受廉政教育制度,通过播放职务犯罪警示教育片、案例剖析等使工作人员知法守法,从而使他们时刻保持警钟长鸣,做到自省自律。本报记者 邢东伟 本报通讯员 郭艳华 吴淑骁

  耐人寻味的是

日本潜艇军售或连下两城 安倍对华包围圈初现-搜狐军事频道  日本潜艇部队最近很忙:一艘老式的“亲潮”级潜艇3日到访菲律宾苏比克湾,属15年来首次;一艘新型的“苍龙”级攻击潜艇本月还将访问澳大利亚。   耐人寻味的是,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刚在4天前表示正在考虑是否建设本国首支潜艇舰队,而澳大利亚近年来一直在寻求打造新一代潜艇部队。   分析人士指出,日本新老潜艇密集出访具有较强的目的性,一方面以参加军演和训练为名,加强与受访国的军事联系和合作;另一方面则是瞄准受访国的军事需求,试图在政治意味浓厚的军售领域有所突破,毕竟常规潜艇是日本具有比较优势的少数装备领域之一。   【“潜艇外交”】   “亲潮”级潜艇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常规柴电动力潜艇。本次访问菲律宾的是日本首艘“亲潮”级潜艇“亲潮号”,这也是日本潜艇15年来首次访问菲律宾港口。   “亲潮号”1998年服役,满载排水量4000吨。2015年3月,“亲潮号”转为训练舰,是目前日本海上自卫队唯一一艘训练潜艇。   日本潜艇舰队由较老式的“亲潮”级和较新型的“苍龙”级潜艇组成,现有17艘潜艇,并计划增加到22艘。   尽管日本海上自卫队每年都会组织例行航海训练,但本次“亲潮号”访菲的时机却耐人寻味。上月30日,阿基诺表示,菲律宾或投入资金打造本国首支潜艇舰队。   他说,出于“自卫”目的,“我们将加速军队现代化进程。我们是进入太平洋的天然中转站,我们正在研究是否需要一支潜艇部队”。   分析人士认为,从阿基诺的表态中可以看出,菲律宾已有打造潜艇舰队的想法。“亲潮号”访菲或有展示日本潜艇性能,争取军售订单的打算。   除了菲律宾,日本还将目光投向了澳大利亚。海上自卫队“苍龙”级攻击潜艇本月将到访澳大利亚,参加日澳联合军事演习。   有意思的是,又是在日本潜艇来访前,澳总理特恩布尔3日暗示,澳政府已经快要做出决定,“由谁来打造本国的下一支潜艇部队”。   目前,来自日本、德国和法国的三家公司正在争取澳政府高达370亿美元的军售大单――建造最多12艘新潜艇以替代澳军队现役的“柯林斯”级潜艇。   有舆论认为,从技术、性价比等方面综合考虑,日本胜出的可能性比较大。   【多重目的】   分析人士指出,“老式”潜艇访问菲律宾,“新式”潜艇访问澳大利亚,日本自有其考虑。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马尧认为:“日本认为对菲律宾来讲,‘亲潮’已经足够。‘苍龙’更加昂贵,培训难度也更大,菲律宾从各方面考虑恐怕都难以胜任。”   不过在军售领域,政治意味往往大于商业利润。不管新式还是老式潜艇,日本“频抛媚眼”,背后的意图已昭然若揭。   日本海上自卫队官员吉野宏昭称,日本舰艇本次访菲是为训练海上自卫队队员,“并非要向任何国家释放任何信息”。但自相矛盾的是,他又强调“周边国家”的潜艇活动日渐活跃,“必须进一步提高反潜作战能力”。   不仅如此,与“亲潮号”同行的两艘驱逐舰还将穿越南海访问越南金兰湾。   马尧指出,“亲潮”级潜艇访菲,日本一方面希望在南海问题上对菲律宾表示支持,另一方面则是向中国示威。而“苍龙”级潜艇访澳,加强与澳大利亚的军事联系,在某种程度上契合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的“菱形包围圈”战略。   2012年底,安倍第二次上台后不久便提出“菱形包围圈”战略,“菱形”的四点分别为美国夏威夷、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   随着日本前年大幅放宽武器出口限制以及新安保法日前正式生效,日本“潜艇外交”势必更加活跃,值得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