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与和平之间不能画等号

罗援谈统一:若被“台独”逼入墙角只有“武统” 罗援资料图   统一,是绝不动摇的钢铁意志   罗援   台湾问题不管如何风云变幻,潮起潮落,一条铁律不可违逆,就是必须顺应历史的潮流。什么是历史的潮流?孙中山认为,“中国眼前一时不能统一,是暂时的乱象”,但统一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正如“长江、黄河的流水一样,流到最后一定是向东的,无论是怎么样都阻止不住的”。台湾问题亦如此。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曲折,与祖国统一是任何人和任何力量都不能阻挡的历史潮流。   我们会尊重民意,但民意有大民意和小民意之分。在国家统一的问题上,只能听从全体国民的大民意,而不能听任一个地区民众的小民意。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台湾的统独选项只能由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13亿中国人民来共同决定。   我们会权衡利弊,但利弊有大利弊与小利弊之分。国家统一,兹事体大。再大的成本代价,也大不过统一的价值。根据台湾方面的统计,2015年1-10月,两岸(含大陆地区和香港地区,)贸易总额为1296.4亿美元,其中,台湾自大陆入超(出口超过进口)542.2亿美元。2014年两岸人员往来总量941.1万人次,同比增加16.52%,再创历史新高。其中,台湾居民来大陆536.6万人次,大陆居民赴台404.6万人次。大陆居民赴台旅游达到322万人次,同比增加47%。如果台湾走向独立,两岸的这些和平红利将化为泡影。孰轻孰重,明眼人一目了然。   我们会计算胜算,但胜算有大胜算与小胜算之分。台湾是选举政治,政党轮替已经常态化,但不管谁执政都改变不了两岸关系大盘。大陆2015年GDP为67.67万亿人民币(约10.28万亿美元),台湾地区预计约为5500亿美元。两岸目前都在同步裁减军队员额。解放军总人数即将裁减到200万;台军总人数即将裁减到17万-19万。大陆方面的武器装备已经提升到五代为牵引,四代为骨干,三代为主体的结构;而台湾的装备体系仍然停留为“三代机二代舰”的状况。特别是从大陆最近举行的几次大阅兵和大演习已经可以看出,“台独”真的没戏了。   我们会依法行事,但法有大法与小法之分。在事关国家统一的问题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反分裂国家法》就是大法铁律,任何人都不能踩这个底线,任何地方法都不能突破这个法律框架,必须维护法律的尊严。   我们长期提倡两岸和平发展,但并不等于我们已经淡化了“统一”的意志。和平发展是善意的释放,是顾及两岸人民福祉民生的战略举措,但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走向统一,而不是走向“和平分裂”。   统一有“和统”与“武统”之分,我们将竭尽全力争取“和统”,只要“和平”尚未死亡,我们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我们将以两岸人民最小的代价换取国家统一的最大利益。我们曾经承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但如果“台独”分子把我们逼入墙角,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武统”。“统则和,独则战”,独立与和平之间不能画等号。   邓小平在接见外宾时曾经多次指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承担这么一个义务:除了和平方式以外不能用其他方式来实现统一祖国的愿望。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手捆起来。如果我们把自己的手捆起来,反而会妨碍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这个良好愿望的实现。”他说,“这是一种战略上的考虑”。我们会铭记这一战略考虑。▲(作者是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责任编辑:茅敏敏 SN184

  据新华社报道

赵克石上将任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 履历不凡-搜狐军事频道  近日中央军委机关已完成调整组建,由4个总部改为15个职能部门,此前担任原总后勤部部长的赵克石上将现已出任新组建的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   据《解放军报》2016年1月14日报道,1月11日,习主席在接见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时发表重要讲话。新调整组建的军委机关各部门迅即召开党委会、党委扩大会等会议,认真传达学习讲话精神。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中央军委委员、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中央军委委员、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赵克石,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张又侠分别出席有关会议并讲话。   出生于1947年1月的赵克石是河北高阳人,毕业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工程专业。   官方公开的新闻报道显示,赵克石1968年1月参军,曾长期于南京军区服役,曾任南京军区军训部部长、第31集团军参谋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等职。2000年12月,赵克石出任第31集团军军长。2004年6月,赵克石升任南京军区参谋长,并在次年获授中将军衔。2007年6月,赵克石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跻身正大军区级将领。2010年7月,赵克石晋升上将军衔。   2012年,解放军原四总部同步换将,这也是解放军历史上首次全部从七大军区选拔原四总部首长。其中,赵克石获任总后勤部部长,与政委刘源上将“搭班”。随后,赵克石循例当选中央军委委员。   2015年2月,赵克石兼任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领导小组组长。据《解放军报》报道,经习主席和中央军委批准,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暨动员部署会议2015年2月10日举行。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领导小组组长赵克石出席会议并讲话,强调全军要坚决贯彻落实习主席和中央军委作出的重大部署,高标准高质量推进财务工作大清查,进一步规正军事经济秩序。   此外,赵克石还先后当选了中共十七、十八届中央委员以及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据新华社报道,此次军委机关调整组建,按照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把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由原来的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4个总部,改为军委办公厅、军委联合参谋部、军委政治工作部、军委后勤保障部、军委装备发展部、军委训练管理部、军委国防动员部、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军委政法委员会、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军委战略规划办公室、军委改革和编制办公室、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军委审计署、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15个职能部门。   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上校2016年1月11日在军委机关调整组建专题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称,新组建的军委后勤保障部,主要履行全军后勤保障规划计划、政策研究、标准制定、检查监督等职能。调整优化保障力量配置和领导指挥关系,构建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相适应,统分结合、通专两线的后勤保障体制。

这是由于与夫妇同居的老人对孩子的期待更大

韩国独居人口30年间激增近8倍 达500余万人   原标题:韩国独居人口30年间激增近8倍 达500余万人   中新网2月17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独居人口最近30年间激增近8倍。到2035年,独居人口比重预计将达34%。   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17日发布的报告称,在以统计厅发布的人口住宅总调查资料及家庭人口推算结果为基础进行分析后,将2015年韩国独居人口数量推算为506.1万,是1985年(66.1万人)的7.7倍。   独居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985年的6.9%增长至2015年的27.1%,激增3.9倍,到2035年或将攀升至34.3%。   韩国传统上由两代人组成的家庭比例最高。两代家庭人口组合模式有“夫妇+子女”、“单亲父母+子女”、“夫妇+父母”、“夫妇+单亲父母”等。两代家庭比重从1985年的67.0%(641.2万户)减少到了2015年的47.2%(883.4万户),预计到2035年将减少至35.9%(799.4万户),和独居人口趋同。   一代家庭(由夫妇组成)的数量在最近20年间将保持增长。其占家庭总数的比重从1985年的9.6%(91.6万户)增加到2015年的19.2%(358.3万户),到2035年预计将增长到25.0%。   此外,研究组还对不同家庭模式的子女实际数量和期望数量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三代家庭的子女实际数量最多,为2.00人(期望人数2.08人),其次是两代家庭,为1.90人(期望人数2.02人),一代家庭为0.58人(期望人数为1.96人;注:一代家庭多为尚未生育子女的新婚夫妇)。   报告解释称,这是由于与夫妇同居的老人对孩子的期待更大,并可以为夫妇减轻抚养负担。 责任编辑:倪子牮

2015年11月24日

河南7公职人员吃低保被查处 救命钱缘何频被侵占-中新网   新年伊始,一则“登封市民政局低保科原科长荣钢建失职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的消息引发人们的关注。   《工人日报》记者查阅该市纪委的通报发现,荣钢建之所以被处分,是因为“没有认真核实低保申请人的具体情况,致使7名公职人员享受低保待遇”。   在河南,城乡低保中的骗保、错保等问题,一直都不鲜见。而类似的基层公职人员“吃低保”事件,也并非个例。   以南阳市镇平县为例,2015年11月24日,该县检察院对外披露,2015年以来,该县共对395名违规使用低保人员进行了行政处罚,共计追缴违规使用低保金259.9万元,对113名在职工作人员违规使用低保进行了处理。   盘点河南各地纪委近期通报的党员干部违规违纪案例和案件,记者还发现,涉及基层干部在低保领域的腐败问题同样层出不穷,甚至已成为“出事”基层官员的一大“顽疾”:   2015年12月18日,根据鹤壁市纪委的通报,因为浚县民政局副局长姬尚明及6个乡镇(街道)民政所长工作失职,2012年以来就导致不符合低保条件的608人违规领取低保金69.8934万元……   由此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追问:低保“救命钱”,缘何频频被公职人员侵占?   针对低保资金领域职务犯罪处于多发的趋势,河南荥阳检察院2015年12月曾专门做了调查,发现问题主要在于“四个不到位”:监管不到位,造成死亡人员领取低保金;政策宣传不到位,致使群众对最低生活保障认识不全面;审核不到位,造成“人情保”“关系保”等违规问题;公示不到位,造成群众不是最低生活保障的“明白人”。   不少法律界人士认为,处罚力度不够、违法成本过低也是重要原因,这导致很多基层公职人员把低保看成了“唐僧肉”,“不吃白不吃”。   据介绍,目前公职人员违纪如果仅存在低保方面的问题,通常因为金额不大而仅被党内警告或行政警告处分并如数退赔。对非公职人员的骗保者,一般也都是“追缴违规领取的救助金”、“取消其低保资格”。   “如此惩罚力度,当然难以起到‘以儆效尤’的效果。”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余超说,低保的金额对于正常家庭来说不算多,甚至微不足道,但对于贫困家庭来说却是“口粮费”和“救命钱”。“因此,侵占低保资金不仅性质恶劣,而且已触及整个社会公平正义底线,绝对应该‘零容忍’”。(记者余嘉熙 冯国鑫 通讯员吴雪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