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Home Products & Services

对大陆投资方面

一季度陆资来台投资金额增长近七成-中新网   中新社台北4月21日电 台湾“经济部”公布的最新统计显示,一季度陆资来台投资金额为339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9.7%。   综合台湾《工商时报》21日报道和“经济部”网站新闻稿,“经济部”投资审议委员会指出,一季度陆资来台投资金额增长比率较高原因系去年基期较低所致。   统计显示,自2009年6月30日开放陆资来台投资以来,台湾方面累计核准陆资来台投资830件,累计核准投(增)资金额为14.8亿美元。   按投资业别分,陆资来台投资金额排前三位的分别为批发及零售业4.5亿美元、银行业2.1亿美元、电子零组件制造业1.5亿美元。   统计还显示,对大陆投资方面,一季度台当局核准投资案60件,件数同比下降18.9%,核准投(增)资金额25.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加9.36%。(完)

F35难帮日本解困   美国咨询公司总裁史蒂文-杰拉德表示

外媒:中国对日最大威胁曝光 F-35难帮日本解困-搜狐军事频道 第1页 :中国对日最大威胁曝光 [提要]  威胁日本的不是中国战斗机,而是数以千计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它们能轻易切断日本南部的九州岛,而拥有配备有源相控阵雷达的F-35和升级版F-15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巡航导弹的低空飞行威胁,低雷达截面的导弹饱和射击将势不可挡。   文章称,今年日本只能买得起6架F-35,升级11架国产F-2战斗机。美媒称,最近日本大肆宣传的所谓第五代战机“心神”验证机的出现似乎给日本航空自卫队提供了某种更有效提高战斗力的途径,但是果真如此吗?原文配图:日本心神试验机开始滑行测试。   【环球军事报道】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2月14日报道,批评者担忧,日本航空自卫队可能会发现自己只有少量的五代机和过时的四代机可用,资金捉襟见肘的航空自卫队面临着选择挑战,是集中资源购买先进的美制战斗机呢,还是坚持发展本国航空工业,西方专家认为,威胁日本的并非中国战机而是数以千计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应优先采购和升级美国战机。   文章称,以日本目前的资金,只能以每年购买几架的速度采购42架F-35战机,同时将稀缺的资源用于升级其现有的机队。今年日本只能买得起6架F-35,升级11架国产F-2战斗机。美媒称,最近日本大肆宣传的所谓第五代战机“心神”验证机的出现似乎给日本航空自卫队提供了某种更有效提高战斗力的途径,但是果真如此吗?   美国国防和航空市场分析企业蒂尔集团的副总裁理查德-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认为,鉴于预算限制,成本考量以及日本昂贵的国产F-2战机项目走进了死胡同,日本航空自卫队最可能的情况是追加购买若干F-35战机,并对F-15战机进行升级,甚至有可能购买最新型的F-15战斗机,但是鉴于日本将优先采购42架F-35,应该不会为购买F-15提供资金。但无论如何,F-15在未来几十年内仍然将是日本航空自卫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应尽快对其进行升级以与F-35进行配合,而升级F-2战机的优先级应推后。   延伸阅读:   美媒曝F35对决中国战机3大死穴 模拟对抗惨败   日媒羡慕中国独立研发五代机 一优势超美F35 第2页 :F35难帮日本解困   美国咨询公司总裁史蒂文-杰拉德表示,日本国产的F-2飞机项目的意义仅限于保持日本国防工业具备设计和生产战机的能力,日本已经在F-35项目上投入巨大,但他们无法尽快接收更多的F-35战机,鉴于日本的F-15战机还有足够的机体寿命,因此升级现有的F-15机队是最合乎逻辑的选择。原文配图:日本心神试验机开始滑行测试。   美国咨询公司Avascent的总裁史蒂文-杰拉德(Steven Gerrard)表示,日本国产的F-2飞机项目的意义仅限于保持日本国防工业具备设计和生产战机的能力,日本已经在F-35项目上投入巨大,但他们无法尽快接收更多的F-35战机,鉴于日本的F-15战机还有足够的机体寿命,因此升级现有的F-15机队是最合乎逻辑的选择。杰拉德认为,威胁日本的不是中国战斗机,而是数以千计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它们能轻易切断日本南部的九州岛,而拥有配备有源相控阵雷达的F-35和升级版F-15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巡航导弹的低空飞行威胁,低雷达截面的导弹饱和射击将势不可挡。   文章称,分析师认为,日本应该停止向其不具备国际竞争力的飞机项目上提供资金,例如F-2战斗机、C-2运输机、P-1巡逻机,将其资源转移至部分世界级的产品上,同时购买其无法生产的飞机。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的“心神”战斗机越来越像多余的摆设。日本明治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 奥村润(Jun Okumura)称,“心神”能否成为一款“穷人”的隐型战斗机呢?欧美是否会有兴趣参与研发,印度和澳大利亚是否会有兴趣购买?这肯定会降低单位成本,但说实话我不知道“心神”有什么好处。阿布拉菲亚认为,“心神”会耗费本应提高和更新军力的数十亿美元预算,其未来之路还是未知。这将彰显日本国家技术发展和威望的胜利,但是超出了实际的军事需要,除非日本有某种更高的目标。杰拉德表示,日本不应该发展任何“穷人”的产品,这浪费了金钱并且只会使得国家更加脆弱。   在中国农历春节前夕,日本高调了展示了其最新研发的五代验证机“心神”真容,作为该国首款“自主研发”的五代机验证机,日本举国上下可谓对其寄予厚望并引以为豪,为何在此时从西方媒体上传来了唱衰“心神”乃至整个日本航空工业的声音呢?众所周知,作为美国的铁杆小兄弟,日本的军事机器与美国一向关系密切,日方装备的众多先进武器装备不是从美国直接购买,就是有着美国技术血统,长期以来,美国的军工综合体从日本不断的采购中攫取了大量利润,怎么会眼看着日本大力发展本国航空工业呢,尤其是在F-35项目挫折不断,费用不断飙升的情况下,美国急需日本这样有钱的小伙伴来分担责任,为美国老大哥的错误买单。   “心神”作为一款验证机,实际性能实际上非常可疑,距离真正“孵化”成功也为时尚远,但无论如何,该项目也反应了日本追求独立国防工业道路的诉求,但是日本的努力很有可能最终功亏一篑,作为经济和军事都在很大程度上仰美国鼻息的国家,坚守“美日同盟”的“政治正确”可谓是日本当局的头等大事,尤其是在日本与中国关系紧张的今天,美国更是日本无法抛弃的保护伞,因此,F-2也好,“心神”也好,最多也只是日本聊胜于无的自我安慰,未来买什么飞机,用什么武器,最终的决定权不在东京,而在华盛顿。而从日本航空工业艰难的自主之路上,中国的航空工业也应引以为鉴,适度的购买国外先进技术是缩短技术差距的捷径,但决不能因此动摇独立自主的发展战略,重蹈“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覆辙。

为到欧洲的难民儿童及其家人提供寻找家人、庇护和咨询等服务

潘基文对欧洲多国陆上向难民设限表达关切   原标题:潘基文对巴尔干陆上通道对难民设限表示关切   新华社联合国2月26日电 (记者倪红梅 孔晓涵)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6日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对奥地利等国在巴尔干陆上通道对难民设限深表关切,呼吁共同承担应对难民危机的责任。   声明说,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等国在巴尔干陆上通道对难民实施边界限制,此类做法不符合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及其议定书。   声明说,经土耳其进入希腊的难民持续涌入,设限的做法给希腊造成困境。潘基文呼吁所有国家开放边界,以共担责任、互相支持的精神采取行动。   潘基文表示,绝大多数难民都由发展中国家收留,全世界应共同承担应对难民危机的责任。今年9月19日,联合国大会将就难民问题举行峰会。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说,联合国难民署和儿童基金会当天联合倡议,通过建立救助站的形式,为到欧洲的难民儿童及其家人提供寻找家人、庇护和咨询等服务。   据联合国难民署和国际移民组织统计,2015年经由地中海和陆路前往欧洲寻求庇护的难民和移民总数超过100万,其中约80%从土耳其出发经爱琴海抵达希腊。今年以来,已有约10万名难民和移民通过希腊登陆欧洲。(完) 责任编辑:倪子牮

翻一番&rdquo

不宜过早称“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日前,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上有学者表示,“按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到2020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1.1万美元,基本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笔者以为,我们不宜仅依据一个单一的数据去下结论,而应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关注中国的现实,研究和解决中国的问题,不宜过早提出什么“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预判。 3月19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在京举办。有发言者表示,“按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到2020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1.1万美元,基本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这样的提法遭到了一些网民的质疑。笔者以为,即使有国际标准可循,我们也不宜仅依据一个单一的数据去下结论,并把这个标准和结论突出和放大,作为得出重要结论的依据。因为对国家富裕程度、国民幸福程度的判定,相关的因素还有很多。我们更应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关注中国的现实,研究和解决中国的问题。在改革完善收入分配制度、缩小收入差距和贫富差距、控制房价上涨并使其向符合价值的方向回归等目标尚未实现或取得明显进展之前,不宜过早提出什么“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预判。 世界银行曾经提出以人均国民总收入作为不同国家分组的划分标准。而国内生产总值(GDP)加上来自国外的要素收入再减去对国外的要素支出,就构成了国民总收入。由于国外要素的收支规模相对有限,所以人均国民总收入与人均GDP往往相差不多。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到2020年若实现经济总量比2010年翻一番,人均达到1万美元以上,的确会跨入“高”的行列。但是,比自己在哪一个组别更为重要的参照系是自己在所有参评者中的位置。如同高考成绩单出来后,不要因自己的分数高一点儿而高兴得太早,关键要看自己的成绩在所有考生中的位次。同样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的数据显示,2012年,在参与排序的214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位居第112位。2014年,中国人均GDP7594美元,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10804美元的70.3%。中国在发展,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也都在发展,一些新兴经济体更呈现出较快的发展速度。5年后,即使中国人均GDP水平接近或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也仅仅是一个平均水平。强调进入“高”的行列,远不如与世界平均水平比较更能看清真实的自己。在此基础上,还有一些比人均GDP对国民更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一是提高居民收入在GDP分配中的比重。国民总收入也好,GDP也好,都只有一部分会转化成居民的实际收入。因为GDP或国民总收入作为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间内新创造的价值,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个人之间进行分配,所以三者间的关系此涨而彼消。如果政府财政税收或企业收入的实际增速快于GDP增速,居民收入在GDP中的比重就可能下降。这种情况曾经持续过很长时间,近年来有所改变。因此,在维持企业扩大再生产和保证政府掌握一定财力的基础上,应该提升居民收入在GDP分配中的比重。特别是在放开二孩、人口继续增长的背景下,只有提升居民收入占比,才能确保人均收入与人均GDP同步增长,否则,居民收入增长就会落后于经济增长。 二是努力缩小收入差距、贫富差距。2015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为0.462,虽继续有所降低,但仍然高于0.4的公认警戒线,表明收入差距呈明显偏态分布,贫富差距依然严重,多数人收入被少数人平均。由于差距明显,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与人均GDP水平并不完全一致。将近10年前,笔者曾到东欧某国开会,该国当时的人均GDP水平与北京差不多,但从首都到农村,既看不到众多豪华高楼大厦形成的街区、商区,也看不到破旧的平房、简陋的厕所和脏乱差的城乡结合部,在郊区看到的几乎所有住宅都是一二百平米带卫生间的一层或二层建筑,一个小院门前停着一辆最普通的小轿车。同样的人均GDP水平,或许没有打造出多少亿万富豪或是CBD、金融区,但有更多的人过上了小康乃至富裕的生活。这说明对多数人而言,缩小贫富差距比做大总量和提高人均水平更有意义。所以要通过财税金融等各种调节机制,努力使居民收入由偏态分布向正态分布演进,使尽可能多的人接近和达到小康水平。 三是控制房价的持续上涨。衣食住行是百姓的基本生活需求。“居者有其屋”、“安得广厦千万间”等等,都反映了千百年来人们对改善居住条件的向往。相当一段时间以来,虽然很多民众的住房条件得到了改善,但由于房价的上涨总体上快于收入的增长,所以多数民众的实际购房能力是在下降的,购房成本是在上升的,还贷压力是在加大的。如果房价不能向符合价值的方向合理回归,百姓的实际购房能力得不到提升,5年后即使实现了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全面小康目标,其含金量和民众的幸福感也会打一定折扣。所以,还是要坚持住房的居住属性和因城施策的调控策略,在一二线城市坚持“双限”的原则,控制房价上涨;在三四线城市积极通过降房价来去库存,使广大民众在扣除消费价格和房价因素之后,真正实现“翻一番”的目标,过上名副其实的小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