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追溯到1942年5月12日 小区难觅健身场地 陈冠希怒怼女主持

黄彤光老人生前照片现代快报记者严君臣摄
黄彤光老人生前照片现代快报记者严君臣摄

  2月7日,南通市市直老干部管理服务中心发布讣告,息烽集中营幸存者、“小萝卜头”的狱友、原南通市食品二厂离休干部黄彤光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2月6日逝世,享年100岁。2月8日下午在南通市天福园厚泽厅,举行了黄彤光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2014年,现代快报记者曾采访过黄彤光。据其子女介绍,当时她已经是息烽集中营幸存者中唯一在世的老人。作为“小萝卜头”宋振中及其母亲徐林侠的狱友,黄彤光曾与他们相处过几个月的时间。出狱后,她也为宋振中的狱中入学奔忙。当时还曾借着送日用品的机会,将《挺进报》一次次地传递进集中营。

  在狱中,“小萝卜头”母子曾省饭给她

  穿越历史的悠长岁月,时间追溯到1942年5月12日,那时的黄彤光还是一名北平女校学生。抗日战争爆发,爱国学生举起抗日旗帜,自发编演起抗日爱国剧,黄彤光积极参演了不少剧目。此举激怒了国民党当局,黄彤光等7名学生被特务逮捕。初进息烽集中营,黄彤光被分到了一间女监舍。

  在1997年出版的《“小萝卜头”宋振中》一书中,收录了黄彤光撰写的文章《回忆我的狱中的小难友――森森》。通过饱蘸情感笔墨的文字,她深情回忆了曾一同共患难过的这名小“难友”。在黄彤光的回忆中,1943年春天,她见到“小萝卜头”的第一眼,就记住了这名“小小的身材,瘦骨嶙峋,却架着个大脑袋”的三岁小男孩。

  狱中艰苦,当时黄彤光又患有严重的胃病,而牢房里提供的却是掺着沙子的粗糙米饭,当时这米饭还被牢友们戏称为“黄金米”。见她每次吃饭都会胃疼,徐林侠母子俩就将自己每天早餐的稀饭省给她吃,他们则用开水泡黄彤光前一天的干饭充饥。

  这件事儿,让黄彤光一直记到了现在。而在母亲的谆谆教导下,“小萝卜头”也早早地学会了体贴人。陪在她身边时,“小萝卜头”总会关心地问着“要不要喝水?胃还疼吗?”看着这个孩子明亮的眼睛,黄彤光总是既感欣慰又倍觉沉重。四个月后,她被调离了女牢,辗转来到了阳朗坝集中营,但却依旧总是牵挂着大脑袋的“小萝卜头”。

  重获自由后,她坚持为狱友传递革命消息

  时光荏苒,一晃到了1946年。随着阳朗坝集中营的解散,黄彤光也终获自由。狱外,她为营救难友们四处奔波。一年后,她收到了一封来自狱中的捎信,请求她帮助“小萝卜头”到狱外读书。这件事虽然遭到了国民党当局的阻挠,然而黄彤光却一直暗地里帮助“小萝卜头”,寄些狱中紧缺的纸笔等文具用品。由于狱中消息闭塞,在寄物件时,黄彤光特意用《挺进报》包裹,外界的消息就通过这一张张报纸传递进狱中。“当时狱中出了一份《挺进报?白公版》,成为身陷囹圄的爱国人士的‘革命利器’。”

  直到全中国解放前,黄彤光都一直坚持着这一义举。重庆解放后,黄彤光先后在西南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法院西南分院工作,并于文革期间来到丈夫徐陶的老家南通。在这些年间,她写出了万余字的历史回忆录,并在离休后成了一名革命传统教育宣讲员。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