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些林林总总的策略可能最终收效甚微 麦当劳曝食品丑闻 农户发现迷你鸡蛋

特朗普纽约演讲释放政策增量 财政增收盯上中国钱袋文 王丹薇 发自纽约美国当地时间2016年9月15日周四,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纽约经济俱乐部主办的午餐会上发表演讲。特朗普在演讲开始就开玩笑说,提词器坏了,自己准备了“小抄”,不必担心。大选期间,两党候选人都要就自己的政策,在不同场合多次演说。部分参会宾客认为,特朗普虽然给出了政策信息增量,但是并没有打消华尔街的疑虑。Deer Isle Capital基金的投资主管Aaron Wu在会后对腾讯财经表示,特朗普这次演讲中,虽然涉及具体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对于华尔街来说,特朗普在经济问题上还像个“门外汉”,不确定性仍然太大,金融机构的担心并没有消除。而黑石集团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在周四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也表示,特朗普的政策并不让人信服。“我认为未来几个月是选战的关键,根据现在已有的信息,我并不能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做出一个选择。”苏世民说。在一屋子华尔街高管、金融机构合伙人中,虽然特朗普仍然保持自己的随意而“打趣”风格,但是一位与会对冲基金合伙人对腾讯财经表示,我能感到他今天的讲话,用词“高级”很多,但是这仍然弥补不了特朗普的硬伤。“特朗普不懂经济。”Aaron Wu 对腾讯财经表示,“比如他说对汇率问题的看法和现实是背道而驰的。”纽约经济俱乐部选择在曼哈顿中心的华尔道夫酒店举办午餐会,这家有百年历史的酒店在2015年被中国公司安邦保险买下。特朗普在演讲中多次提到中国,他继续高调表示,中国是汇率操纵国,无视知识产权,而仅仅通过对中国增加关税,就可以为美国政府财政收入大幅开源。“美国现在的贸易谈判代表是一群白痴,看中国的谈判代表多强悍。”特朗普保持了一贯的言语风格,并表示要重新和主要贸易国重新商议贸易协定,为美国争取更大的利益。在周四晚间亚洲协会举办的活动中,前美国驻华大使Winston Lord说,每次大选,中国就像沙袋,被候选人狂击,以博取普通民众的狂欢。周四特朗普演讲现场,一位与会的地产业高管对腾讯财经表示,特朗普愿意说大话,却无法给出具体方案。而美国舆论认为,经济政策实现细节缺失的劣势,将会在九月末开始的两党竞选辩论中,尤为凸显。特朗普减税政策重大改变 或“得罪“对冲基金“公司对特朗普的减税政策非常感兴趣,这是华尔街支持特朗普的重要动力。”Aaron Wu对腾讯财经表示。然而,在周四的演讲中,特朗普再次修改了此前激进的减税方案,虽然仍保留了将公司税由35%下调至15%的方案,但是这项税收优惠却把中小企业和部分对冲基金排除在外。部分小企业因为规模之故,会将公司收入通过个人收入形式报税。对冲基金经常设计为私人有限合伙制,以获得类似的“穿透税”待遇。此结构设计可以使其或免于那些适用于其它投资工具,如共同基金的法律规则。特朗普对减税政策的再次修改,意味着只有大公司可以享受这项优惠,使其政策再次向中产阶级、工人阶层靠近,而不利于部分对冲基金,即美国的富人阶层。特朗普并没有忘记周四西装笔挺的听众的身份。“我会让为你们提供参与政策制定的机会,你们的生意还会做大。”特朗普开玩笑说,“你们现在的生意规模可真不算什么。”特朗普就业目标激进 学界认为无望达成就业问题是历届总统候选人的必争之地。 周四演讲中,特朗普表示,美国经济在奥巴马任内的增长速度,比二战以来到2000年之间的都要低,而他的一切经济政策也是围绕重塑美国辉煌来设定。具体来说,特朗普承诺将美国经济带上3.5%的增速,并将新增2500万工作岗位。然而,学界和舆论中,认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空泛而夸张的人不在少数。如果要达到特朗普的就业目标,要么美国劳动力人口大幅增加,要么就业参与率大幅提升。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Hal Scott对腾讯财经表示,从美国人口结构来看,特朗普所期的经济增速已经不可能实现。“美国劳动力衰落的背景是人口的增长速度放缓,这一点,无论特朗普怎样吹嘘,也不会改变。”Scott说。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计,美国在2026年之前,会新增800万劳动力,这大约会带来710万的新增就业岗位。如果按照特朗普所说的新增2500万就业岗位的目标来计算,新增积极寻求工作机会的人口基数至少要增加两倍,而这在经济学家眼中,是天方夜谭。在劳动力参与率方面,根据Macroeconomic Advisers的数据,达到特朗普的目标也令人难以想象。如果将目前适龄劳动力参与率提高到近几十年,即2000年的最高水平,那么对劳动人口的贡献也仅有520万人。延长工龄和增加移民也不失为提高劳工参与率的方法,但是这些林林总总的策略可能最终收效甚微。穆迪的分析师Mark Zandi表示,唯一能够达到特朗普新增就业岗位目标的方法,就是增加两倍移民数量,然而特朗普本身对移民却不那么友好。刺激美国经济增速4%成为新目标特朗普在周四的演讲中,认为3.5%的经济增速目标,在未来10年内达成并非难事,并把4%的增速作为目标。对于这个激进的目标,有学界表示,虽然这听起来太夸张,但是美国的确应该从2%的经济增长惯性中走出来,2%不应该成为美国的增长天花板。不但特朗普,此前退选的共和党候选人Jeb Bush也认为4%的增长目标更具方向指引性,对经济来说是好事。然而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4%的目标并不现实。工业自动化,人口老龄化以及海外廉价劳动力成本构成的大经济环境,都在客观上限制了美国经济增速的发展。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相关的主题文章: